够被动了,还提这事儿呢!就没好气儿地对他说

 定制案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1-23 20:57
 
    晴    
    今天,李永阳和徐彩红都打电话要那些操作费用,我告诉他们再缓几天,等我这边和领导算了账就给他们。    
    下午五点,郝天诚再次问通知书的事情。我安慰他让他到卫县一中或者卫县教委查查,要不,就是还没有到,让他再等等!然后我也担心起来,又给秦兵打电话,他仍旧确定他是看着寄出去的,绝不会有什么差错!    
    文局长也再次催问G省财经学院和H省经贸大学以及江城理工大的事儿。这事儿我刚刚问了林耀明,就心无挂碍地说:“现在已经有人分别去了G省和H省,应该很快会把通知书拿回来。江城理工大学也是这几天就可以了,因为他们到那里要先随专科学习两年才能转为本科生,所以要随着专科录取的时间进行操作和录取。就这三四天!不会有啥问题,到时候我把通知书给你送过去。”文局长惴惴不安地说:“笑阳,这几个学校可是老早就收了钱了,我咋看着这事儿越来越蹊跷了,一直没有准信儿。我才催你几次,你可知道家长急得每天都给我打电话!你一定要尽快办好,别出现啥差错,不然让我咋收场。”我说:“文局长,你放心好了!我会小心慎重的,该是啥就是啥,不会有什么事的!”他这才挂了电话。
 
 
第四部分第七章(9)
 
    28Wednesday    
    晴    
    上午十点左右,我和凌伟在北环瑞福房产公司看房子的时候,文局长打电话不愠不火地问我郝兵的事,催我赶快再查查!    
    我又给秦兵打手机他仍旧挂断了,这次直到十一点半的时候他才给我回过来。我问他之后,秦兵很不耐烦地说:“怎么又是这事儿?你让他们到学校或者县教委查查!寄出去了还能有错,让他们再等等!”又说:“你又给刘长江和叶长星打电话了没有,赶紧问他们要钱呀!不然那么多的窟窿怎么补呀!你无论如何也要要一些的!”我听他又提这事儿就有些急,反问他:“他们两家的电话我不是给你啦?你给他们打了没?”他漠然道:“我忘了,他们的电话我也不知道丢哪儿去了,哪天你再给我说说吧!还是你打最好,你再试试嘛?”又把他们的电话号码又分别给他说了,并催他尽快跟上面的领导谈,说下面的人已经开始让我退钱了。挂了电话后我想我是真的没脸问他们要了,你有本事你去要!能要多少都是你的,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!我又给凌伟说了这里的一些细节,凌伟惊诧地说:“你今年做这么多学生呀!那如果他从后来你交的钱扣怎么办?这可都是些麻烦事啊!”我说:“后来交的钱是‘二本’的那些学生的,他都知道,如果他要扣那笔钱,这事儿就好看啦!一定会弄得翻天覆地。”凌伟说:“真没想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