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像乱扔出去的红黄色的小石那样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0-07 11:12
 
    二见泽一将车开到附近的一条小路上,穿过了住家和田园,最终停在杂木林里。
    有一群鹧鸪正在横穿那条小路,看到开过来的出租汽车,发出叽叽喳喳的惊叫声,就像乱扔出去的红黄色的小石那样,四处飞散了,二见泽一见到这个情景,紧张的表情一下就放松了,短暂地沉浸在回忆之中。
    当他绕过杂木林中的羊肠小道,发现右边的树林已经全部砍倒了,这里成了屋基出售地,他不禁又皱起眉来,那片土地过去是伯父所有的。
    这片出售的屋基地,分割成五十坪至一百坪大小的范围,看来共有三千坪光景,那里还竖着一块相模新土地建设公司的大招牌,上面画了个土地平面图,那图上有些已标明售出的字样周围没有见到人影。二见泽一的车就在那里停下,他走出车,到一根铁绣斑斑的自来水管旁,打开水龙头,居然有水。
    二见泽一洗了脸,又洗了手,然后,回到车旁,打开行李箱,从旅行箱里取出一个放着各种化装道具的盒子。
    他在杂木林中坐下,对着镜子化起妆来,先在自己的眼皮上贴上一层,看起来变成了肿眼皮;又在口腔的左右两侧各塞进一个衬子,使双颊变得胖胖的;在鼻子上贴了一块透明而不反光的特殊胶带,让鼻子塌下去。
    十多分钟后,二见译一开着出租汽车进了伯父家的庭园。那是一座极为豪华的日本式庭园,在庭园的水池里,有几十条绯鲤游来游去。
    主楼是一栋明朗的西式现代化建筑,附近的车库里排列着两辆轿车,一辆美国雪弗莱“卡玛洛”ss型,另一辆是七八成新的名牌林肯豪华车。
    二见泽一的汽车就靠车库停下了,走到主楼的大门前,按了按对讲机的按钮。
    对讲机里传来了年轻姑娘的声音。
    “您是哪一位?”
    二见泽一故意改变声音答道:
    “我想求见贵府的主人,假若他老人家不在,可否见一下夫人……我是二见泽昭次君的朋友,过去蒙他的照应,这次到他老家去找他,他已经搬走了,在那附近的酒店,打听到昭次君的伯父大人的住处,冒味前来打搅。”
    姑娘答道:
    “请稍等片刻,常务董事先生正在午睡,可能还没有起床。”
    隔了一会,对讲机里响起一个老态龙钟的声音:
    “所谓受过昭次的照顾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    二见泽一听出了这是伯父的声音。于是回答道:
    “当学生时我向他借的钱,现在总算能来还他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