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没有意见?"纳特·鲍姆故作吃惊地问道。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0-08 08:56
 
  "我知道了。"巴巴拉说着,有意识地坐在一把会议椅子上。她不想坐在软长椅上离他很近。让他先发制人。
  "艾德·瓦雷特。"纳特·鲍姆介绍着正在把清样递给他的那个年轻人。艾德·瓦雷特带一副变色镜,上身穿着一件开胸衬衫,下身穿着一条紧贴肉皮的喇叭裤。看上去他和她所见到过的不到三十岁的美术经理一样。"他是我们的美术经理。"纳特接着介绍说。"一个天才的小伙子。"
  "看得出来。"巴巴拉说,让纳特心里明白她很老练。"你好,艾德。"
  艾德点了点头。
  "瞧瞧,你有何看法。"纳特·鲍姆把那两个清样递给巴巴拉,很随便但却有意地让他们的手指相碰。她瞥了一眼那两个清样。这相册叫作《您的瑜伽》。了个清样是一个身穿紧身服的模特儿,正在采莲,逗狮,拿大顶;另一个清样是一个身穿游泳衣的模特儿,显得快乐,苗条。
  "我没有什么想法。"巴巴拉说。她把清样放回到白木桌上,故意不把它们直接还给纳特·鲍姆。他是在做游戏,她明白做游戏的规则,他也知道她很明白。他们只是想从中索取更大的乐趣。
  "没有意见?"纳特·鲍姆故作吃惊地问道。
  "没有意见。"巴巴拉对《您的瑜伽》封皮当然不会有意见,那是纳特·鲍姆的事情。她对纳特·鲍姆也不会有意见--除了他性感和多事。问题是他已经结了婚。这个世界总是属于纳特·鲍姆一家的。巴巴拉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发现了这一点。在纽约,所有那些有欲望的男人--开公司的、有钱有权又有吸引力的男人--都有妻室。糟糕透了。
  "没有意见!"纳特。鲍姆又说了一遍。"你被解雇了!"
  "我不在这儿工作。"巴巴拉说。"我有兔疫力。"她这句话的意思是她对他有免疫力。他听懂了,而且心里明白她在说谎。
  艾德·瓦雷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。他们言谈中的暗示他都听得出来。纳特每次见到一个新来的漂亮女人,他都听得到这些话。对方是有答必应。艾德不管这些,他只希望纳特废话少说,决定相册封皮的事。
  "职位好象是谋杀。"纳特说,"女人是不会追求职位的。"
  "不过从竞争来看,我们得与众不同。"艾德说,准确地指出了所有参加竞争的瑜伽相册都是身穿游泳衣的模特儿,瘦得不切实际,快活之中有股傻劲儿。
  纳特盯盯地看了一会儿清样,接着耸了耸肩。他把版本甩给艾德,打发他走了。"艾德,你看怎么好就怎么办吧。"
  巴巴拉看出了他的意图:纳特就是想让她明白他是老板。他就是要没完没了地验证这一点。
  他对这种游戏是再熟不过了,而且很擅长。她也如此。他们真可谓是棋逢对手。
  巴巴拉是推销部门的经理,美国最大的出版商之一杰尔德·斯伯林公司的副总裁。她是唯一的一个有副总裁头衔的女人,她用十一年的时间获得了这一行政头衔和薪水。尽管她爱这一头衔和薪水,可是这是她当初压根儿就没有想到的。
  巴巴拉是在五十年代长大的。在那个时代里,她该做的都做到了:二十岁结婚,生了两个孩子,一男一女;离了婚,获得了事业的成功,以及性的解放和情感的自主,这一切都是按照当时的时刻表发生的。
  纳特·鲍姆虽说和上层阶级的典型人物巴巴拉不同,是个下层犹太人,但也算是一帆风顺了。他娶了一个富家闺秀为妻。四十年代末期,他开始小本经营唱片生意,最初以爵士乐和弦乐为主,后来由于摇摆乐问世,他的公司在资金方面无力和大公司竞争,便转为制作自助唱片。艾尔法唱片公司制作以健康、财富和余暇为题材的唱片,大有指望:《催眠减肥法》、《如何利用业余时间在房地产生意中增加您的三倍收入》、《三十日之内戒烟》、《性感女人的性实践》和一套由一位名叫伊格尔·普利格尼的星相学家个人的黄道诠释选集。艾尔法公司在《大都市》、《红书》、《家务管理良友》、《麦克卡尔》和《妇女家庭杂志》登载广告。生意一直很红火,纳特·鲍姆也因而成了报界的百万富翁。他有一个他珍爱的女儿,有用不完的钱,但是淡忘了他年轻时曾经居住过的艾赛克斯大街上的小舍。
  巴巴拉·罗斯和纳特·鲍姆,虽说始于不同的时间,处在不同的空间,同样实现了美国之梦。
  他们每一个人都只有一个问题,而且是个共同的问题:下一步何去何从?
  "他是美术经理,对吗?"纳特问道。他指的是他做出让艾德·瓦雷特自己决定用那一个封皮的决定。
  "可您是总裁呀。"巴巴拉指出。
  "只是在我迫不得已的时候。"纳特·鲍姆说。"说实话,我宁愿喝得酪酊大醉。"
  "噢,上帝。"巴巴拉说。"一个那样的人。"
  有这种大难题的男人她起码知道百十来个:他们活着就是为了金钱,为了出人头地,整天围着办公室转悠,琢磨着热带岛屿的奇异,黄昏中的少女,没有什么责任感。
  "不用说,"她说。"你会烦躁死的。"
  "在我身上尝试尝试吧。"纳特·鲍姆说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