鲱鱼也罢竹荚鱼也好,反正你是在扰乱话题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0-19 02:41
 
  “鲱鱼也罢竹荚鱼也好,反正你是在扰乱话题。”
  “父亲说,我无论怎么想方设法也无法逃脱这个命运,并说这个预言如定时装置一般深深嵌入我的遗传因子,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变。我杀死父亲,同母亲同姐姐交合。”
  “复杂事情中田我理解不了。不过美国有叫B29的飞机来着,往东京城里扔了很多炸弹。中田我因此去了山梨县,在那里得了病。”
  “该动身了。”她说。
  “该向老伯你说声谢谢才是——告诉给我石头的位置。”
  “改日再见。”他说。
  “感到困惑什么的,不是这样?”
  “感觉上似乎很早以前就和您相识了,”佐伯说,“您没在那幅画里边吗,作为海边背景中的人?挽起白色裤腿,脚踩进海水……”
  “干得好,星野君!”稍后星野自言自语道。
  “刚才好歹挺过来了,”高个儿说,“但这次就要动真格的。路上不要回头。”
  “刚才试过了,没试成。”中田如实相告,“中田我这以前从没出过中野区,不明白电车怎么坐。只坐过都营公共汽车。不认字,买不来票。坐都营公共汽车坐到这里,再往前就寸步难行了。”
  “刚才我说的都是实话。”我吃完午饭回来时大岛说道。
  “刚才也说了,时间在这里不是什么关键问题。”高个儿说。
  “刚才也说了,我天生手巧。不过这跟做爱没有关系。怎么说好呢,只是帮你减轻身体负担。因为今天是那么长的一天,你又心情亢奋,这样子是没办法好好入睡的。明白?”
  “高松。”
  “高松打来电话,叫我来这里接你,带你回去。”他说,“说那边有什么急事。”
  “高知。”他说,“去过?”
  “高知山中?”
  “高知知事不视事,视事的不是知事。”
  “高中基本上了,但一来是工业高中,二来只顾骑摩托发疯来着。”
  “高中生吧?”
  “哥哥差不多只靠一个人就造了这座小屋。用原有的樵夫窝棚大幅度改造的。人相当巧。我还小的时候也帮了点儿忙,在不至于受伤的情况下。非我自吹,极有原始风味。刚才也说了,没有电,没有下水道,厕所也没有。作为文明的产物,勉强有液化气。”
  “歌词倒是高度象征性的。”我说。
  “歌名叫什么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