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田我也从未打开那样的东西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0-20 09:31
 
  “可能发生什么,也可能什么也不发生。中田我也从未打开那样的东西,说不清楚。不打开是不会清楚的。”
  “可能性不能说没有,或者说至少在现阶段没有足以否定你这个假设的根据。她的人生很长时间都包笼在迷雾之中。有传言说在东京生活过。而她同你父亲大体同龄。只是,返回高松时是一个人。当然,即使有女儿,女儿也可能独立了在别处生活。呃——,你姐姐多大来着?”
  “可你不该趁我不在时慌慌张张离去嘛!我也够放心不下的,那天比平时提早回来,还多买了些东西。”
  “可你不是能这样跟猫讲话吗?”
  “可你的脸也太狼狈了,自己知道?”
  “可你我都不是隐喻。”
  “可你喜欢鳗鱼,是吧?”
  “可漂亮?”
  “可实际上你父亲并未言中。毕竟你没有杀害父亲,那时你在高松,是别的什么人在东京杀害你父亲的。是那样的吧?”
  “可事实上你有母亲和姐姐。”
  “可是,你为什么必须处理这石头呢?为什么必须是你来处理呢?”雷声告一段落时星野问。
  “可是,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?”
  “可是,如果你说谎的事给警察知道了,因而不被认为是证人,那么我那天不在现场的证据就失去了,我有可能被当成罪犯。”
  “可是,为了变灵他必须死掉。”
  “可是《海边的卡夫卡》那首诗能让人感觉出一种非常迫切的东西。”
  “可是……”个子高的女性想要说什么,但接不上词。个子矮的双唇闭成一条线,右手指拽着衣领。
  “可是不说谎你就更不好玩了。”
  “可是不完美性也分很多种类,也有程度问题吧?”我问。
  “可是荻田君,脑袋不好使,压根儿就思考不了什么。”
  “可是个人的?”
  “可是老伯,这石头怎么就那么重要呢?看上去也没什么出奇的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