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月18号秦兵给了我二万三千元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1-21 21:03
 
    02/10/25Friday    
    多云    
    10月18号秦兵给了我二万三千元,当时他和魏文玲在一起。他告诉我这钱还是用魏文玲的,然后苦笑自己已经混到了这种地步。我给他打了收条,然后劝他尽快和上面领导谈判。但是至今没有谈判过一次,仿佛他已经觉得这事情已经了结了。    
    这几天里,又打了无数电话催他尽快谈,他总是说领导忙或者领导关机了。我告诉他我的这些人情关系都已经日暮途穷濒临危机,已经没有一丝信任感啦!李永阳已经开始发火,甚至在通话中还会骂上两句,虽然并没有指着谁骂,但已经够刺耳了。何明也被真正牵扯进这个事件中,不断地询问我寻求最快解决的方法。    
    秦兵倒好,这段时间多次通话中,他有两句话说的最让人心凉,失望至极!他曾荒诞不经大言不惭地说:“哪年还不得丢几个关系,关系可以不断地再建立的,新旧交替很正常!”我当时想,你为啥不把上面的关系丢喽!因为那是你的关系。别人的都不重要,自己的才是最重要的。我发现,再怎么伟大的人也逃不出这个误区,所以我的事也很重要!他还说,去年做学生的事情,还有五千元钱还不曾退呢!因为也是扯皮的事儿。他说虽然家长来问他要了许多次,但是他认为是不该也不可能退的钱,所以一直没有退!我当时想像这些话他也能给我说出来,难道是给我提醒,让我做心理准备,或者警示我,事情就此为止,怎么纠缠也不会再有什么其他的结局了。我当然说绝不可能放弃,语气坚决的让他无论如何也得解决事情。谈话发展成了激烈的争吵,争吵中又一次对骂了起来,情绪都异常激动。我想如果是面对面出现那样的局面,不打个头破血流才是神经病了。两个大男人像女人一样对骂倒显得滑稽!可又不得不再次通话!人在江湖,身不由已!这话太实在了,被逼的!当然,仍然是我主动先打他的电话!这就是区别。主动权在人家手上!有时朋友们提起这事儿,我就像长舌妇一样,滔滔不绝,详详细细给人家讲,也不管人家烦不烦!    
    十九号,我把钱退给了卫县的王威。王威当时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并再次出主意说真不行去他的单位反映这事儿,让单位处理,反正总该有方法解决。我说毕竟是十多年的同学朋友关系,他又刚去这个报社不久,还是忍忍,万不得已还可以。王威也没再说什么,催我尽快解决余款。原来欠他三万九,给了他二万三后,还有一万六。他让务必在我十月底给他,我不能确定又没法不答应,含糊着应允了。    
    这些天里,郝天诚程前进、张敬业和文局长夫人都多次打来电话。郝天诚问军籍的事儿,张行长和文夫人问学生电子档案学籍问题,程前进问退钱的事儿。我也紧跟着问秦兵以及林耀明和赵勇强几次,因为都没有结果,只有往后推,又低声下气地劝慰下面。    
    晚上再次联系秦兵,催问他是否已和上面联系,什么时间能退出钱来!他让我去他那儿具体算算账目,商谈下面的事情的解决方法。我骑车过去后,魏文玲仍旧热情,但已经有一些其它异样的神情含在目光里。    
    我和秦兵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账目,魏文玲坐着看电视偶尔会插上一句,当然她的话和秦兵是同心同德的默契,不言而喻,她胳膊肘不会向外拐的。否则,一定是脑子进水了,也不符常情常理。人家的媳妇向着我说话,那不是有问题吗?秦兵玄之又玄的迷踪话把我搞得心烦憋气儿。他的主题意思,就这样赔了!让我认栽!劝慰我明年再做赚回来。还做呀?我不打算做了,即使做也不可能跟你去做了!我坚持该退的全部退回,不容置疑地退回!我已经气得不行了,心里窝着闷火,魏文玲在一边兀自说:“即使赔,你们以前也说过要均摊吗?上面退不了钱,总不能让秦兵一个去赔!”我气恼着急切地说:“首先,这是不该去赔的钱!即使赔!秦兵当时也说让上面一起均摊的,上面均摊了吗?还有,现在让我赔了多少啦?”魏文玲不甘示弱断然道:“该赔的一定要赔的,总不能让人家帮忙办了事儿,不花一点钱儿吧!现在哪还有这样求人办事的!”我恼怒地说:“你不知道这里许多细节就别信口雌黄地乱插嘴!办事也得分个好坏!好事办成坏事了,理解已经够给面子了,还要花钱赔钱自个儿难受,那还办什么事哩?”秦兵也急了说:“笑阳,你急什么?你说你急什么,嗯?咱俩吵可以,你咋会跟她吵呢?况且这是在人家家里呢?!”我想,你们一衣带水的关系,她厚此薄彼的态度,这事情还能谈下去吗?你们是一条船上的,一句话总有呼应的,我何必呢?这情况谁遇见了谁还能不急得气闷欲炸!那一定是佛像,不急还笑呢!我不是!魏文玲已经扭过头看着电视不言语了。我兀自站起来说:“秦兵,你自个儿再想想算算吧!但我首先给你声明一点,我坚持我的原则,我不会去赔一分一厘的!并且绝对不会!我这就回去了,也不用再谈什么了,也谈不下去!改天等你想好了咱再谈!”我拿了自己的公文包往门外走,秦兵想喊我也没喊出来,最终目送走过去。魏文玲仍旧那样坐着。